莺歌燕舞

沉入莺丸沼底

==突然想起好久前立的flag。千子来就买吊带袜来着......那就买吧,当做给他的520礼物x

为什么手机版一定要带图啊……就拿刚买的秋声老师的书镇一下,顺带表白一下秋声www
其实……是记录博多……没想到我真的卡博多卡这么厉害QAQ 不知道多少层了,从来再来吧
1.小叔叔
2.安定

3.博多!!!!!!!!!!!啊啊啊啊啊啊大家都在等你欢迎回家QAQ

【刀剑乱舞】自己想对他们说的一些话(胡言乱语)

参考我自身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(比较悲观)

勿喷勿撕,深度中二

如果感到任何不适,在这里先说一声抱歉

占tag抱歉

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私以为,太空中存在着许多不同的次元。在特殊的时候,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,不同的次元能相够互连通。比如梦境,比如影像,又或者是书籍.......世界未知的太多,谁又说的清什么呢。

所以我坚信着存在着那个世界。2205年,豊前国,那个本丸,那些刀。

原谅婶婶不能告诉你们真名,不是我害怕被神隐,也不是时之政府的干预,而是我在你们面前,隔着冰冷的屏幕,话语穿不破的厚重的历史与空间。

很感谢阿官,用冰冷的数据幻化成生动的你们,呈现在我面前的欢笑与悲伤,如此鲜活,仿佛伸手就能触及的距离,真的好遥远。

其实我一直在想,可能我从没有真正出现过在那个本丸里。我只是恰好、恰好通过这个游戏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你们上演的那么一段故事。你们的主,可能其实从来不是我。我所做的一切其实是你们主已经做过的,我只是在重复着。你们上演的一切,也许是一段很遥远很遥远的真实。

到这个游戏关服,不是这段故事的结束,而只是我失去了连接另外一个世界的方式,在我看不到的地方,你们的主还好好地在本丸待着,你们也努力地在向着未来前进。你们不会因为主的离开而苦苦等待,不会因为主的消失而伤心绝望。你们在各自的历史中好好地活下去,我也在我的的世界里好好活下去。这么说着,似乎有推卸责任逃避的嫌疑呢,不是,真的不是,也许是我自身太过于脆弱,太过于懦弱。所谓的责任,如果会让彼此伤心,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你们不知道我的存在,你们就不会因为我的伤心而伤心了,呈现在你们面前的一直是我最真挚的笑容。然而也有人和我说过,拥有过总比一开始就没有好,起码彼此都还有美好的回忆。但现在不是这样的.......你们在那里其实一直幸福着,有伙伴,有家人,有主人,而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我也是如此,只是机缘巧合,我知道了你们的存在,仅此而已。

如此,我们其实都很幸福了啊w

见到你们,真的......太幸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3.2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审(?)郭嘉

莺丸:……嗯,以后就在这里住下吧。
婶:别啊!!!太爷爷!!大,大包平还在等你回去呢!
莺丸:是啊【抬眉】,这可怎么办,让他一起搬过来吧w
婶:哈?哈?这……太爷爷💔实不相瞒是婶没小判了啊!买不起茶了啊【心碎】

莺丸:这家店也真是的,也不卖点茶_(:_」∠)_太爷爷你跑错地方啦w

主上,刚刚一曲如何?可是喜欢?【笑
啊啊啊啊,清光真的太可爱了www

上次答应小酒鬼……e2出货周末就去买德啤……【果然只是自己想喝
好苦啊……不知道他们要不要喝……

【刀剑乱舞】雨归未归
纯属大半夜胡思乱想
小学生文笔
人物ooc
自己yy产物
不接受激烈言语
以上
————
连绵的雨季,潮湿的雾气,始终笼罩着这个本丸。如丝的雨水从暗沉的天空洒落,滴滴答答地敲打在琉璃瓦上,眼前的世界已经被封锁在密如蛛网的雨丝中了。
庭院里的草木凋残,田地荒芜,在茂盛的野草遮掩下,那座宅子依旧矗立在那里,仿佛千万年也不会消逝。
那是她曾经驻足的地方,那里有过她爱过的他们,有过爱她的他们。因为她的年少轻狂,因为她的无知浅薄,她在那一个梅雨天里,选择了离开,以为那便是永远。
她轻轻地踩上石阶,踏上了长廊,嘎吱嘎吱的木板声响回荡在本丸里。
“主君,今天真是好天气呢!”
“主人……主人……能给我……讲个故事吗?”
“大将,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?”
……
“主人,帮我涂指甲吧~”
“既然是主命的话……”
…………
“你也来喝嘛w我来为你斟酒”
“消除灾祸,清净身心。”
“没事就摸我的头,很好玩吗?”
………………
她抚上门框,似乎望见那里的自己还在忙碌,安排着出阵远征演练手入,那么地井井有条。再一眨眼,一切却只都是飞花弄影而已。心口渐渐地麻木,不知是绝望多一点还是悔恨多一点。
就这样吧,都是自己的无知和任性,害了大家……再也支撑不起自己沉重的身体,头痛欲裂,仿佛下一刻自己就会失去意识。
昏沉中,似乎有一只手轻轻地拂过我的额头,带着苦涩的茶香和无尽的叹息……
“主……”
檐角的风铃在风雨中舞蹈着,那清脆的铃声和淅沥的雨声再次将她带回到那个时候。
同样的季节,相近的景色。她打算在清晨偷偷地离开,一个人来一个人走。
“主上,这次是准备永远地离开了吗?”
长廊上,那个茶色的男子捧起手中早已凉透的茶,轻轻地抿了一口。
听到这熟悉的音色,她顿住了。脚下仿佛有千万根绳索将她捆住。
“对不起……我对不起……大家,我真的对不起大家……”背过身,让泪水与雨水混合。
是她太自私,她有不能触碰的底线,却又无力守护眼前的温暖。所以她选择了逃避,她舍不得让他们消失,那就让她消失在他们面前吧。
“看来主上已经决定了。那…就走吧,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了。这里的一切,我…会照顾好的。”
她再也忍不住了,泪水飞涌而出,离开吧。她迈出了那一步,没有回头,茶色男子望着她消失的方向,低头想喝口茶时,只看见一地破碎。
雨声淹没了这个本丸,从此以后它将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……
…………
“呱呱——”雨后池塘的蛙叫声。她躺在自己的床上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“……又是这个梦吗?”

政府的失误决策,不能触犯的底线。
历史溯行军的侵犯,刀剑的无力守护。
破碎的本丸,残存的他们。

也许在梦境中她又回去过,放弃了的她,选择了遗忘,梦里的一切于她而言,只是梦而已,她会一直重复着这个梦。

—End—